极速快三

您现在的位置:网站首页 > 流湖镇 > 工作动态 > 政务动态 > 正文内容

“上新建”回来一个“丁建新”

索 引 号:/201912-106605 信息类别:政务动态 发布机构: 新建区流湖镇 生成时间:2019年12月09日 信息名称:“上新建”回来一个“丁建新” 【字体:

改革开放以来,大量农村青壮劳力涌入城市。

年轻人离乡进城,产业扶贫的重担谁来挑?

扶持外出能人返乡创业,并将村级产业嫁接其中,不失为农村空心化背景下,实施产业脱贫的一种思路。

新建区流湖镇上房村走的,就是这样一条脱贫道路。外出创业者举办的食用菌基地投产后,村里的产业收入随之而来。如今,上房村集体收入从2017年的1.7万元,增加到了17.4万元,脱了贫,脱了“壳”。同时,贫困户获得了就业、创业机会,年增收数千甚至上万元。

?

能人辈“出”

上房村委会下辖上房、里珑、嵩溪、王家四个村小组,全村243户,将近1600人。上房村有水田1300多亩,林地3000多亩,旱地1000多亩。村民收入以种植为主,其中水田种植水稻,近年来由于水稻种植比较效益低,大部分人将双季稻改成一季稻;旱地种植花生、藠头、芝麻等经济作物,三者每年轮作,目前无人从事畜禽及水产养殖业。村民人均纯收入1.2万元左右,整体发展水平位居流湖镇27个村中上水平。

上房村的年轻人,不少初中毕业后就进城打工,外出打工目的地主要是南昌和新建区城区,大多数人在建筑和装修工地做泥工、木工、水电工,以体力劳动为主,少数人有一定的手艺。不少人在南昌或新建区买了房,有些没买房的就在新建区、南昌市租房,把家人都带了出去,只在逢年过节时才回到村里。随着越来越多的学龄儿童进城读书,村里的学生逐渐减少,上房村小于是在八年前被撤并到邻村小学。里珑小组有户籍人口500多人,目前在家里住的就60多人,而且基本上看不到40岁以下的年轻人。

上房村是省“十三五”贫困村,很长时间里“一穷二白”:没有村级产业,没有集体收入。直到光伏村站并网发电,上房村每年才有1.7万元的产业收入。全村有建档立卡贫困户19户45人,大多数为因病因残致贫,而且年纪较大,在家里不能耕田种地,进城去没有手艺。

缺钱,一代一代的年轻人往外跑;缺人,一年一年的村子没变化。过去几十年,上房村都处在这样的因果循环中。

?

无中生有

上房村计划2018年脱贫退出,然而脱贫的前提是要有村级产业,要有产业收入。2017年,上房村建成了光伏发电村站,实现了村集体在村级收入上的突破。电站满负荷运行后,每年可给村集体带来1.7万元的收入。

这点收入显然是达不到脱贫标准的。在“上新建”,藠头是许多乡镇的主要经济作物。于是上房村有了投资建设藠头腌制池、发展藠头加工产业的想法。只是由于当年藠头行情不好,这项计划最终没有实施。

此时,丁建新找到村委会干部,说想回到家乡创业,投资建设食用菌生产基地,在村里发展一个全新的产业。

丁建新是上房村里珑小组人,1991年进城后,先后做过眼镜、皮鞋经销等生意,目前是多个知名皮鞋品牌的江西市场营销负责人、总代理,同时在建筑行业建立了自己的事业版图。近年来,每次回家看到家乡变化不大,而自己在城里的创业有了一定规模,丁建新就想回家进行二次创业——创业方向,就是食用菌种植。此前两年,丁建新走遍国内食用菌种植大省,了解了全国食用菌产业的发展情况。

丁建新的想法与村委会不谋而合。为此,流湖镇、上房村干部陪同丁建新前往福建等地考察,选择技术研发合作方,确定进军食用菌产业的市场切口。项目建设启动后,镇村给予大力支持,不仅积极协助其办理项目建设用地报批程序、协调村民流转土地,还投资26万元修建了一条水泥公路,协调架设了用电专线,并积极向上级部门申报“一乡一品”、农业综合开发等项目,争取资金支持。

为实现村级产业与能人创业的深度融合,上房村与丁建新创办的新赣食用菌公司达成协议:村委会整合扶贫资金44万元,在公司一期项目建设中,建设800平方米出菇房,出租给后者使用,后者每年向村委会支付租金3.7万元。在二期菌包房建设中,村委会再投资200万元建设2100平方米厂房,新赣食用菌公司每年向村委会支付12万元租金。

2018年10月,食用菌基地投产,种植的食用菌品种全部为高端高价的黑皮鸡枞。从2018年10月到2019年5月,基地共出产黑皮鸡枞6万多斤,实现产值200多万元。丁建新表示,温控设施到位后,11个出菇房满负荷运行,年产值将突破1000万元。

食用菌基地在建设、生产过程中,大量招收本地村民务工,高峰时有40多人在基地做事。除去厂房建设期间的基建工资,仅在食用菌生产过程中,食用菌基地就发放了100多万元工资。现在,新赣食用菌公司吸纳了9户有劳动能力的建档立卡贫困户就业。11月5日,基地二期菌包房投产后,上房村利用产业扶贫资金,将新赣食用菌公司的9000包平菇菌包,免费发给了10户有能力、有条件的贫困户,平均每户900包,让他们自己家里就可以种植平菇,以创业脱贫致富。

目前,上房村已脱贫退出,19户45人建档立卡贫困户,已脱贫摘帽12户36人,还有7户9人未脱贫。

?

新生活

食用菌基地落户,给村民带来了在家门口就业创业的机会。

丁勇金是上房村里珑小组人,1976年生,全家5人。子女均已毕业。除了经营自己承包的6亩水田,丁勇金还耕种了流转的4亩水田,水稻种植的年利润1万元左右。丁勇金从小学了泥工手艺,农闲时全家人在新建区长堎镇的建筑工地打工,搞装修,但事情有一天没一天,工作和收入都不稳定。家庭年收入16万—17万元,在湾里区买了房。

2018年,丁勇金一家4人在新赣食用菌公司做事,从事采菇、削菇、浇水、推土等工作,男工200元/天;丁勇金的爱人从事削菇(削除菌菇有泥土的根部),成品按2元/斤计酬;父亲打杂,工资160元/天;儿子打工,日工资100多元。全家年收入与在长堎镇从事建筑施工、装修差不多,但新赣食用菌公司的工作更轻松,而且稳定,而且就在自己村里。因为一家人吃住都在家里,与在长堎打工相比,省去了租房、买菜等开支。丁勇金说,只要新赣食用菌公司有事做,以后就不去长堎的建筑工地找事了。

11月23日,上房村小组余莲香和几个村民在基地二期车间拆菌包。余莲香家中四人,如今孩子均已毕业,她和爱人在家里种了70多亩田。除去各项成本,余莲香一家一年能存下来的钱也就一两万。去年基地投产后,余莲香就在基地做事,削菇、推土等,什么活都干,从早上7点一直做到下午5点,日工资100元。余莲香说,以前农闲都在村里东走西逛。现在在基地做事,天晴晒不着、下雨淋不到,离家近,还工资高,很满意。

和普通农户相比,贫困户的“获得感”更强。

丁金华是上房村里珑小组人,1958年生,建档立卡贫困户,二女结扎户,两个女儿均已出嫁成家,本人患有乙肝、癫痫,并有高血压,目前与爱人生活。丁金华承包了旱地和水田,旱地种植花生、藠头,早稻种植面积2.7亩,中稻、晚稻种植面积各1亩左右;有菜地3分,养鸡10多只,农副食品均为解决自己生活所需,不卖。丁金华养了一头牛,每年卖一头小牛,价格3000—4000元。同时,丁金华获得村里的公益性保洁岗位,月收入350元,另外纯女户国家有补助金,吃药看病能报销。家庭开支主要为“买荤腥”。

食用菌基地投产后,农闲或保洁工作一结束,丁金华就到公司打杂,从事削菇、铲土等工作,月收入500—600元,年增收6000元以上。11月初,扶贫干部分两次给丁金华送来了总共900包平菇菌包,并把种植技术教给了他。从此,丁金华每天早晚给菌包浇两次水,就可以坐等出菇卖钱。现在丁金华第一批250包菌包已经出菇,基本上隔天就要卖一次,每次能卖70多元,目前他已经卖了6次,收入400多元。

挑着担子走村串户卖蘑菇,成为上房村贫困户的新“画像”。村干部丁怀安介绍说,平菇种植技术简单易学,一批菌包可以种3个月,以每包菌包利润6元计算,贫困户种一批菌包的纯利达5400元。即便贫困户一年只种两季,村里10户参与平菇种植的贫困户,每年也将实现户均增收1万多元。

?

声音:

农村创业存在用工难、用工贵

江西省新赣食用菌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 丁建新

新赣食用菌公司投产以来面临的最大问题是用工难、用工贵。目前一个妇女工作一天的工资是100元,有点高,我们觉得合适的价格是80元。虽然我们用80元也请得到人,但请来的人却基本上什么事都做不了。由于流湖靠近南昌、新建城区,村里愿意做事的人基本上都到城里去了,留在村里没做事的人,都是不愿做事的。公司业务忙的时候,附近找不到人,我们就开面包车到新建区劳动市场去找人,请那些“坐事”(坐在路边等事做)的人来干,早上接过来,晚上再开车把人送回去。虽然工资已经不低,但这些人宁愿坐在城里的马路边等事情上门,也不愿意到公司来工作。有些人本身就是流湖镇的,也不愿来,原因当然各种各样,有的是家里人在城里有事做,自己挣不挣钱无所谓,有的在城里主要是陪小孩读书,打零工只是兼着做。

公司二期投产后,由于产业链延长了、业务量增大了,公司聘请了长期工。考虑到远期发展,我们计划到外地去招工,甚至到省外的云、贵、川地区去招工。

虽然当前遭遇的用工难、用工贵问题短期内难以有效解决,但我们对这个产业有信心。2017年、2019年的中央一号文件都提出要大力发展食用菌产业。江西是农业大省,食用菌产业和外省比差距比较大,有做大做强的潜力和空间。

?

建言:

出台稳岗补贴政策缓解农业企业用工难

南昌社科院政法研究所副所长 杨美蓉

目前,我国扶贫开发已进入啃硬骨头、攻坚拔寨的冲刺期,确保贫困人口到2020年如期脱贫,必须紧紧抓住产业发展这一摆脱贫困的长效机制。

非常可喜的是有一批胸怀报效家乡梦想的返乡能人,成为产业扶贫的生力军,带动了部分村民和贫困户走向致富道路。但目前能人返乡创业存在诸多困难,最突出的就是用工难、用工贵,因为农村青壮劳力都进城务工去了。

各级政府部门要认识到,用工合同对企业的重要性与销售订单是一样的,在传统的劳动密集型行业尤其如此。当前全国上下都在着力优化营商环境,解决企业发展的痛点需求。那么农业企业的用工难、用工贵问题怎么解决?建议参照部分县区、开发区的做法,出台针对参与脱贫攻坚农业企业的稳岗补贴政策。

稳岗补贴政策是政府为鼓励企业稳定用工岗位而实施的。近年来,南昌县、高新区都进行了实践,效果较好。稳岗补贴的发放对象为企业,可切实减轻企业负担,降低企业成本,提升企业竞争力。对初创型农业企业而言,这是最好的“扶上马、送一程”的保驾护航。待到羽翼渐丰,政府放手后,企业就可以自如地应对挑战。

政府对带头返乡创业者进行扶持,有利于通过一个企业带动一个产业,形成产业集群。到那时,就业选择多了,回到家乡、留在家乡的年轻人将越来越多,并逐渐形成良性循环。所以,政府的帮扶政策应用恰当,有“四两拨千斤”的作用,当然这是一个长期的过程。另外一方面,作为企业来说,解决用工难、用工贵的问题,可以尝试通过提升生产的自动化、机械化水平,来减轻对劳动力的依赖。


主办:极速快三  承办单位及维护:新建区经济信息中心


技术支持:江西微博科技有限公司 推荐IE9以上版本,分辨率1024*768